“野兔”休伊特入驻名人堂“小野兔”已在赶来的路上

“野兔”休伊特入驻名人堂“小野兔”已在赶来的路上

  有着“野兔”之称的前世界第一、两届大满贯冠军得主莱顿·休伊特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下,在掌声中走向领奖台,戴上金色的徽章,正式入驻国际网球名人堂,成为第34位获得这一荣誉的澳大利亚人。

  当被问到希望以什么样的形象留在人们心中时,41岁的他停顿了一下,给出了他的答案:“一位竞争者。我是一个固执的人。每当我站上球场,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拼搏。”

  顽强的斗士,这的确是休伊特留在广大网球观众心目中的形象。而在今天,休伊特的大儿子克鲁兹也同样显现出了网球天赋,其是否能继承父亲的衣钵,也是当下网坛的一个看点。

  在男子网球历史当中,有“80黄金一代”的说法。1981年出生的休伊特、费德勒、1980年出生的萨芬、费雷罗、1982年出生的罗迪克等人,都取得过辉煌的成绩,在“四巨头”之前撑起了男子职业网坛。

  少时就小有名气,并且在高中时就拿到大赛冠军的休伊特,就是他们当中最先崛起的球员之一,他出道的时间比同龄的瑞士天王费德勒还要早上几年。

  纵观澳大利亚人的整个职业生涯,他拥有2001年美网及2002年温网男单冠军奖杯,以及两届ATP年终总决赛冠军奖杯,共30次在职业赛事中夺冠,并在1999和2003年两次代表国家队赢得戴维斯杯,在2001年成为世界第一,职业生涯在位世界第一周数达到80周。

  即便是退役后,他也在为推动本国以及世界网球的发展贡献力量。他担任过澳大利亚戴维斯杯的队长,在人才断档青黄不接的时候,号召澳洲网协从青少年开始形成链条式的培养体系,在伯纳德·托米奇、尼克·克耶高斯“失控”时,给与他们指导以及机会。

  典礼在纽波特公开赛的草地上举行,被安排在男单半决赛之后,包括安迪·罗迪克、翠西·奥斯汀在内的8位名人堂成员到场。罗迪克也是“80黄金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在2017年成为国际网球名人堂成员。

  “对于今天在这里和在澳大利亚家中的我的朋友们来说,他们都知道自己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41岁的休伊特虽然已经不再是当年跑不死的“野兔”,但他已经成了网球世界传奇的一员。

  “他们在我的网球生涯中扮演了最要紧的角色,在我的生活中也是如此。这个美妙的时刻,我希望能够和他们分享。”

  入驻国际网球名人堂是一个美妙的时刻,但对于休伊特本人和喜欢他的球迷们来说,这个时刻是由过去无数个时刻所叠加而来。

  伴随着记忆的镜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篇章——其中一个镜头让休伊特自己永生难忘的,那就是1999年,他第一次代表澳大利亚参加戴维斯杯的时刻。

  “我当时只有18岁。当时帕特·拉夫特是我们的头号男单,我是二号。对我来说那是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和那些伟大的澳大利亚球员在一起,他们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对象和学习的目标。”

  那是他转入职业的第一年,初出茅庐的他在决赛面对法国时两场单打全部告负,但澳大利亚还是捧起了那一届的冠军奖杯。此后,倔强的他每一次都不会错过戴维斯杯,希望能亲自为球队带来胜利。

  此后他们连续打进2000年和2001年的决赛,却分别输给西班牙和法国。2003年,他们再次闯入决赛,在墨尔本迎战老对手西班牙。揭幕战中,休伊特苦战5盘击败当年的法网冠军、另外一位“80黄金一代”代表人物费雷罗。澳大利亚队终于将奖杯留在了墨尔本。

  “大概是90年代的时候,我在阿德莱德,听说有一个小孩拥有鲍里斯·贝克尔般的发球。他的名字叫做莱顿·休伊特,当时只有12岁。有一天我的门铃响了,他出现在我的面前,从头到脚都是阿加西的Nike装扮,反戴着帽子,背着Prince的球拍。”卡希尔在ATP官网撰文,回忆起自己和休伊特的初次见面。

  “上午好,伙计,我是达伦。”“嗨,我是莱顿,我们要打球吗?”卡希尔有点被这个小孩儿惊讶到了,因为休伊特的回答并不能算是回答,更像是一种要求。

  他笑了,好奇心也被调动了起来:“刚刚退役的28岁的我,打12岁的他应该没什么问题。”

  然而几个回合下来,卡希尔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对面的小家伙。后者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被他完全压制,但很快就通过自己快速的阅读比赛能力知道如何调动对手,知道如何把球发向对手最讨厌的正手,知道迎前去接发球,得分后还会大声喊着“come on”,俨然一副成熟球员的派头。

  “能够进入国际网球名人堂我感到非常荣幸,从小到大托尼·罗切、约翰·纽康比、罗德·拉沃尔这些名字都是我最崇敬的人。”休伊特此前在得知自己进入国际网球名人堂之后说。

  “当还在巡回赛征战的时候,每天专注的都是训练和比赛,你不会想到未来会有如此美好的事情发生。这是对一名网球选手最高的赞誉和肯定,我真的是太荣幸了。”

  2016年1月22日,休伊特在罗德·拉沃尔球场以0比3不敌大卫·费雷尔。由于此前已经宣布将会在澳网退役,所以那个周四的夜晚,整个墨尔本公园球场的观众人数达到创纪录的29055人。

  “我对自己职业生涯最骄傲的一点,就是永远竭尽全力。”在现场接受采访的休伊特说,“职业比赛已经在我的生活中占据了大部分,我很享受在场上的每一分钟。我也不舍网球,但孩子们希望我这么做,我会尽全力成为他们最坚实的后盾。”

  如今,虽然“野兔”已经带着荣耀老去,但他的网球血脉却没有中断——大儿子克鲁兹已经显示出了和他同样的天赋。

  去年他参加澳网青少年系列赛时,澳大利亚媒体就给出了这位小伙子“酷似爸爸”的评价。在此之前,这位“迷你休伊特”还曾在布里斯班表演赛穿着和老爸同款的网球服,反戴帽子,和网带对面的费德勒对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