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员佩尼亚二三事

墨西哥员佩尼亚二三事

在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虽然几经挫折,但是仍然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群众基础。在社科领域,拉美学界深受欧美学术思想和理论的影响,但是,马克思主义学派依然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我在研究墨西哥历史的过程中,对此一直给予特别的关注。

1986年,我应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社会研究所的邀请,赴墨西哥进行社会问题的研究。刚好,著名的左翼学者赛尔西奥·德拉·佩尼亚也在那里。我读过他的著作,久闻他的大名,因此,一到学校我就去拜访他。

佩尼亚先生身材魁伟,留着浓密的大胡须,谈吐风雅,文质彬彬,一副学者模样。寒暄过后,我们马上切入正题,谈到历史,谈到社会,谈到了马克思主义在墨西哥的传播。由于谈话氛围融洽,观点一致,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这时,我才知道,他不仅是一个享誉海内外的左翼学者,而且是墨西哥党员。独立的墨西哥虽然在20世纪80年代初就已经与其他党派合并成了统一墨西哥社会党,但是,佩尼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却没有丝毫改变。

学术活动之外,他请我品尝墨西哥的美食,我则请他体验中国的厨艺。我们一起讨论中墨文化,对比两国的社会制度,对两国的发展进行展望,他对中国领导下的新中国在革命和建设中所取得的成绩深感钦佩,并多次表达了一定要去中国看看的愿望。

佩尼亚先生是位勤奋的学者,是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研究员、教授,也是21世纪出版社的签约作者。在他学术研究最活跃的时期,几乎每年都有多部有影响的著述问世。为此,学校特别授予他荣誉教授的称号。然而,长期高强度的工作耗费了他的精力,损害了他的健康。1995年在得知自己已患不治之症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来中国,看一下这个令他和无数人魂牵梦萦的红色国度。

那年,他经过努力,终于来到了北京。我在北京接待了他,陪伴他实现了自己的夙愿,让他亲身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中国社会的迅速发展。

次年,当我再次来到墨西哥时,他已经沉疴在身,卧床不起了。又过了数天,竟传来了他去世的噩耗。

佩尼亚先生的葬礼在一间专用的大厅举行,仪式简单而庄重。先生的遗体安放在鲜花丛中,身上覆盖着有些褪色但是鲜红的、带着镰刀和锤头的墨西哥党旗。前来的亲朋好友胸戴白花,排着长长的队伍,缓缓移动,绕灵柩一周,为他们尊敬的学者送行。经主办方同意,当我走到旁边时,特意把从中国带来的一块象征我们友谊的洁白的丝绸整齐地平放在党旗的下面,以向他表达来自一个遥远国度朋友对他的深情和敬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